建水紫陶马行云作品(建水紫陶大师马行云)

博主:adminadmin 07-11 104 0条评论

温馨提示:这篇文章已超过142天没有更新,请注意相关的内容是否还可用!

建水紫陶50位知名匠人,不知道是谁想起这个的,其实没有任何的针对紫陶匠人的官方排名,只能是说相对来讲,有些人名气更高点,作品更受市场喜爱,既然有人关注,那阁主也罗列一下我最先想到的50位知名匠人(排名不分先后):

紫陶四老:

陈绍康、袁应德、谭知凡、马成林;

紫陶四老

陈绍康

陈绍康,1939年6月24日生,云南省建水县人。原云南省建水县工艺美术陶厂高级工艺师,云南省工艺美术大师,中国工艺美术学会会员,云南分会理事。陈绍康出生于有千年制陶史的碗窑村的一个制陶世家,13岁就随父亲学习制陶。他多次到宜兴、景德镇和石湾参观学习,与众多制陶瓷界的行家高手切磋技艺,练就扎实的手工制陶功底,有所创新。

人物简介:陈绍康1939年出生于建水,其13岁就跟随父亲学习制陶,现为第一届云南省工艺美术大师。在50余载的从业实践中,不仅谙熟建水陶的整个工艺制作流程,而且精于雕刻,能书会画,曾担任建水县工艺美术陶厂分管技术的副厂长,是建水陶当代最具代表性的陶艺大师。其陶工艺品以其新奇古美的艺术造型和功力深厚的书画装饰独具一格,深受业内人士的赞誉和收藏家青睐,分别于1997年、1988年、1991年三次赴京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接见。1995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授予“民间工艺美术师”荣誉称号。并多次在国内各种评比中获得大奖,有多件作品被国家珍宝馆收藏,为建水陶的继承和创新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如今,尽管陈大师虽然已年逾古稀,满头银丝,但他仍然壮心不已,积极探索,时刻都在思考建水紫陶的传承与发展问题。

当代紫陶四大名家之一的陈绍康老师。陈老是建水紫陶唯一一位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陈绍康,1939年出生于有千年制陶历史的建水碗窑村一个制陶世家,他自幼便随随父亲学习制陶,当时的建水紫陶主要还是做一些对工艺要求比较低的生活器具,比如;花盆、汽锅、大缸。在60余载的从业实践中,陈老不仅谙熟建水紫陶的整个工艺制作流程,还在紫陶上不段实验创新,如今他的紫陶作品以其奇美古韵的艺术造型和功力深厚的书画装饰独具一格,深受业内人士的赞誉和收藏家青睐。

陈老80-90年代曾任原国营建水工艺美术陶厂技术副厂长,他多次到宜兴、景德镇和台湾参观学习交流,与众多制陶瓷界的行家高手切磋技艺,练就扎实的手工制陶功底。后来随着建水紫陶的声名远播,被评为云南省工艺美术大师,中国工艺美术学会会员,云南分会理事。

谭知凡

谭知凡,男,建水县人,1950年2月出生,1973年进入建水工艺美术陶厂工作就与紫陶工艺结下了不解之缘。多年来在从事美术绘画的同时潜心于工艺美术陶的制作研究。在已故老艺人向福功的艺术熏陶下,在不断的探索和进取中于1984——1986年到云南艺术学院进行了艺术深造,其思想和艺术造诣日渐成熟,在残贴、断卷的传统工艺基础上有了新的突破,探索出了阴刻、阳刻一次性完成的新工艺流程,提高了工效,创造了经济效益。与此同时,与本厂的老师傅何炎华等同志一道大搞生产工艺改革和技术创新,共同首创了紫陶作品制作上的空心刀雕刻工艺,使工作效率猛增至原来的五倍,这一历史性的贡献大大促进了工艺美术陶厂生产和经济的发展。

1978年,受全厂和全县各族人民的重托,光荣参加了“北京人民大会堂更新改造工程”中“大花缸”的制作任务并圆满完成。使建水各族人民的美好心愿记载入首都史册。

1983年作品《半币壶》、《残贴笔筒》被选送参加全国工艺美术展并被列为珍藏品。

1988年作品《陶艺文具》在省日用陶瓷创作设计评比中荣获省轻工厅颁发的“创作设计优秀奖”。同年12月由云南省轻工厅、云南省人事厅评定为“助理工艺美术师”。

1993年2月当选为建水县第六届政协委员。同年6月,经省轻工厅考核评审,被评为“工艺美术师”。

1995年,在本县的旅游产品开发活动中,其作品荣获县人民政府颁发的“创作设计一等奖”。

2003年,被红河州文化局、红河州民族事务委员会命名为“红河州名族民间优秀美术艺人。”

2007年8月荣获“云南省工艺美术大师”称号,同年被评为“高级工艺美术师”。

2007年10月紫陶《扁天球瓶》获中国创造•民间文化品牌珍贵艺术品”奖。同年12月送云南省首届“工美杯”精品博览会获金奖。

2009年作品《华夏永联》在第十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作品国际艺术精品博览会获铜奖。

2011年8月作品《般若樽》获云南省第五届工美杯金奖。同年12月,被评为云南省第四届百名拔尖农村乡土人才。

2013年10月,紫陶作品《六方小方瓶》收藏于李国桢纪念馆。

40余年来,为发展紫陶工艺艰苦探索,无怨无悔,在雕刻、绘画、书法、设计、造型等方面均有了很深的艺术功底,并抱定了为发展紫陶工艺而奋斗终生的决心。成为了闻名遐迩的建水工艺美术陶承先启后的继承人。

初次见到云南省工艺美术大师谭知凡,便记忆深刻。这位出生于1950年的建水汉子身材不高,留着"浓密的大络腮胡,满脸谦和的笑,深灰色衣裤和黑布鞋沾满黄土。这满身的“泥巴味”,使采访变得轻松惬意。他的作品,获得过国内各类艺术奖项的许多荣誉。而他却最喜欢别人称呼自己为“泥巴匠”。

建水,一座拥有1200年历史的滇南古城,素有文化名邦美誉。一方水土养一方人,父亲是教书先生的谭知凡自幼就对绘画有着浓厚兴趣。1973年,他通过招工进入建水县工艺美术陶厂。由于有书画特长,谭知凡被分到美术组,带他的师傅正是后来被称为建水紫陶之父的制陶名师向逢春之子--向福功。

能把自己的特长、兴趣运用到工作中,是多么幸福的事情呀!工作后,谭知凡发现,陶器上允许作画的种类很少,仅有梅、兰、竹、菊四种。这正是他擅长的。但在陶器上作画,与在纸上画画大为不同,为了让他尽快上手,师傅教了一个办法:用一块玻璃压在黑布上,自己调制一碗白色泥浆,先在玻璃上练画,画完用抹布一擦,反复使用。用这个简单的方法,谭知凡一边练画,一边在废陶器上实践。整整大半年,当他用完一小池子的白泥浆后,才逐渐开始掌握在缸、瓶、罐、汽锅等各种球状陶器上布局作画的窍门。

那年年底,厂里接到了一个出口大订单,为完成那批汽锅、花瓶上的梅兰竹菊装饰图,谭知凡每天要画八九个小时。有一天,画好梅花之后,心情大好的他又在后面画了一只小鸟,到了刻填工序,填刻师傅一看,二话不说就去找领导:“你看看,这是个什么东西,鸡不鸡、鸟不鸟。”在那个年代,超出范围的事情是不能做的。领导过来发了一通火:“这是政治任务,你画公鸡,难道想把尾巴翘到天上去,画螃蟹,难道你还要横着走呀。”从此,谭知凡老老实实画梅、兰、竹、菊。

“画得多了,梅兰竹菊的形象就刻在了心里。”谭知凡说,随着陶器生产量越来越越大,画得越来越多,谭知凡开始应接不暇。为了解决用笔刻画速度慢的问题,他在老师和工友们的共同启发下,改良了一个实用的小技巧:从罐头上剪下一条铁皮,制作成梅兰竹菊的特殊形态,再用铁丝绑成一个锥型,做成一把“刻刀”,这把特殊的刀,只要使顺手了,只需手腕轻轻一转,平刀、立刀、中锋、细线、侧锋,在各种刀法的信手捏来间,竹叶、花瓣的形态立刻便显了出来。而且,以刀代笔刻之后,省了一道填泥工序。据悉,这个创造性的技术革新,被当地制陶匠人们沿用至今。

艺术箴言:对工艺美术陶的探究永不停止,每一点收获都只是一个新的起点。

除了高超的“梅兰竹菊”陶器画作,谭知凡还深谙“残贴”制作。“残贴”是如今建水紫陶最具艺术技巧的产品形态,传承人正是谭知凡。走进谭知凡设在自家小楼里的作品展览室,他最喜爱,摆设最多的也是自己制作的“残贴”作品。而且,早在1983年,他的作品《残贴笔筒》就在参加了全国工艺美术展后被列为了国家工艺美术馆的珍藏品。

谭知凡说,古时,有一位建水文人先生在庭院里挥笔泼墨,一阵风吹来,宣纸散落一地,先生弯腰捡纸,发现那些一张压着一张的宣纸露出来的一个个局部叠加在一起后,有一种无可名状的残缺美。于是,先生取一书法,截其中一块,镌刻到了陶器上,却意外得到了一种看似残迹,却给人无限遐想的意蕴美。从此,“残贴”成为建水紫陶最特别的艺术形态,制作核心技术一直秘而不宣。

谭知凡的恩师向福功,从父亲那里继承了残贴手艺,不但熟谙做残贴之道,还十分开明,希望能将这种艺术形态发扬光大。于是,谭知凡早年就跟着恩师学习残贴制作。但每当问起师傅关键技术时,师傅总说:“你先去挑泥巴。”

于是,谭知凡又多了一项工作:挑土工。那时,建水城外有座满目疮痍的土山,由于经年累月的取土烧陶,早已不见半棵树木。土山向阳坡、背阴坡,南坡北坡的土色截然不同,分别有白黄紫黑蓝5色,是上乘的制陶用料。

在师傅授意下,年轻力壮的谭知凡挑着竹子编的土框,几年间走遍了山里每一条沟沟,每一道坎坎,四处去挑土,一边挑一边琢磨各种土质的差异。随着扁担越磨越光滑,谭知凡对泥料的认识也越来越深,山里那个位置的土细腻,那个区域的土颗粒大,适合做哪一类的器皿,他都了然于胸。

几年后,师傅才告诉他:残贴制作最核心的秘密就是泥料的选择和配比。泥料做得越细,配比越好,收缩率越大,残片的可塑性也越高。他这才明白,师傅让他挑了几年土,就是要让他从实践中“挑出”残贴制作的泥料选配这个“秘籍”。也从这时起,他深深地迷上了紫陶制作这门“泥巴匠”工作。

沧海桑田,多年过去了,厂子经历了倒闭,撤销,重组等一系列改革和变故。当年一同进厂的50多名工友,早已走的走、散的散,谭知凡却始终坚持了下来,直到2005年退休。退休后,他一门心思钻进了残贴的制作和创新中,使得制作技艺更加炉火纯青。一个器皿上,别人只能做一两个残贴,他可以制作出四五个块面,还可以加上大量填刻。别人只能做出一幅画的两三个局部,他却能通过特殊的泥料配比,将各个局部显示在一个瓶上,产生了极高技术价值……2007年他的残贴作品《扁天球瓶》获“中国创造·民间文化品牌珍贵艺术品”奖,同年又获得云南省首届“工美杯”精品博览会金奖;2009年,作品《华夏永联》在第十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作品国际艺术精品博览会获铜奖;2011年8月作品《般若樽》获云南省第五届工美杯金奖;2014年作品《无相尊》获全国百花杯金奖……

袁应德

袁应德;中华传统工艺大师,云南省工艺美术师,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生于1948年,出生制陶世家,建水县工艺美术陶厂退休,从业至今已50余年,建水紫陶研究会会员,红河州工艺美术行业协会会员,云南省工艺美术行业协会会员。

袁应德于紫陶极具天赋悟性,13岁即得名家向逢春之子向福功亲传陶艺,制泥、拉坯、雕刻、填泥、烧制、打磨等各道工艺无不精通,尤以拉坯最为精湛非凡。其作品造型古朴洗炼,保有“建水紫陶”传统器形的厚重典雅之美,亦有自我个性的流畅通达之神。远观其器造型,线条变化谐美,犹如水墨国画寥寥数笔尽显气势神韵。器形美是陶器价值及魅力的首要决定因素,袁应德以此绝技成名,建水陶界的拉坯领军人物。作品以茶壶、玉兰瓶、博古瓶最具代表,茶壶轻巧精致,关水性能收放自如。玉兰瓶则为建水陶界一绝,以拉坯难度甚大,至今能制此瓶者屈指绝无。博古瓶古朴大方,造型优美。其作品深受国内外文人雅士、民间收藏家的喜爱。

袁应德研究建水紫陶几十载,毕生致力于“传承延续紫陶传统工艺”,坚持用成品率极低的“传统土窑”烧制几十年,追求天然偶得的“窑变”色泽,使建水紫陶区别于其它陶类的独特魅力得以展现。

在研究建水紫陶的几十年中,袁应德为了建水紫陶传统工艺后继有人,积极培养了许多新人,毫不保留地亲传传统技艺技法。为建水紫陶文化的传承发展作出自己的微薄贡献。

鉴于袁应德在建水紫陶业的影响力,经建水紫陶研究会推荐,中国中央电视台华夏文明栏目组于2005年以袁应德紫陶坊及袁应德本人为代表进行了《雅陶出建水》节目的摄制宣传。

2006年中国云南电视台也以袁应德为代表进行了《守望陶艺》节目的摄制宣传活动。

2008年9月中国云南电视网《民生关注》栏目也祥细报道了袁应德的陶艺人生。

2012年5月参与了中国中央电视台CCTV7农广天地栏目《云南建水陶》节目的摄制宣传工作。

在2007年10月其作品依据《中国创造·民间文化品牌评定(民间艺术品牌产品质量等级标准)试行草案》获“中国创造·民间文化品牌AAA珍贵艺术品奖。在云南省首届“工美杯”工艺美术精品博览会作品评审中,《如意壶》获得金奖,《大号大口玉兰瓶》获铜奖。

2009年10月云南省第三届“工美杯”工艺美术精品博览会作品评审中,《茶壶套件》获银奖,《圆茗壶》获铜奖;

2011年8月云南省第五届“工美杯”工艺美术精品博览会作品评审中,《梨型大茶壶》获铜奖。

2009年10月在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作品暨国际艺术精品博览会上,《画筒》获得铜奖;

2011年在第十二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作品暨国际艺术精品博览会上,《窑变敞口梅瓶》获优秀奖;

2012中国昆明首届陶醉中华·彩云之陶艺术节上作品《白泥山水敞口梅瓶》荣获银奖,《撒金书法直筒》荣获铜奖;作品入选《中国当代艺术收藏指南》、《中国传世名作收藏与鉴赏》、《中国工艺美术杂志》。2009年12月荣获“中华传统工艺大师”称号。

野草看似平凡,却有顽强的生命力。白居易名句:"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说的就是野草的生生息息和绵延不绝。而野草的根就更不用说了,它象征着坚强和希望,充满着一直努力向上的正能量。用"草根"来形容向福功嫡传弟子、打小就在古城建水碗窑村里"玩泥巴"长大的紫陶工艺美术大师袁应德,是最贴切不过了。

2016年3月30日,省城昆明西山云安会堂,由云南省工艺美术行业协会举办的"第三届云南省工艺美术大师评审会"正在紧张进行,通过评委们严肃、认真的评审,名额有限的工艺美术大师称号有了新得主,怀着一颗忐忑之心的袁应德名列其中,获云南省工艺美术大师荣誉称号,终于修成正果。省级工艺美术大师称号的获得,完全得益于他过硬的制陶技艺和对紫陶艺术长达50余载的孜孜以求。面对此情此景,他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情感,激动与喜悦的泪水奔涌而出……

见到向福功时,他14岁

那年进厂,袁应德14岁,他清楚地记得是1962年的秋天,他穿过翻滚着金色稻浪的稻田走进建水县陶器厂。他很幸运,拜在陶艺大师向逢春儿子向福功门下做学徒。向福功,被称为建水紫陶承前启后的艺人,系建水紫陶集大成者向逢春之子,在拉坯、装饰、雕刻等紫陶工序上有独到的技艺,除袁应德外,现今建水陶界的知名紫陶大师陈绍康、马成林、谭知凡等都是其弟子。

为学好拉坯的绝活,在向福功的口传身授下,袁应德“玩泥巴”玩上了瘾,手开裂不管,数九寒冬不顾,不知道摸了多少泥,拉了多少坯,终于能手随心动、意到坯出。一个个质量上乘的紫陶泥坯魔术般从他手里变幻出来,又经过后续工序流向顾客之手。两年后,陶器厂分为土陶厂和美术陶厂,他随美术陶厂搬到了离原厂十几里地的地方,不久之后又搬回原地。1983年,到了退休年龄的他依依不舍地离开了工艺美术陶厂。人退艺不退。回家后,他凭借精湛的制陶技艺大显身手,随后又在位于碗窑村的家里开起了家庭紫陶作坊。开起陶坊的他操守着紫陶艺人的品行,他做出的紫陶不仅器形美观、落落大方,质量上乘,人见人爱,而且价格中道、物超所值。最主要的是他为人低调,行事风格稳妥踏实、不虚浮,虽在拉坯等制陶技艺上已到炉火纯青的程度,但不张扬卖弄,而是静静地把自己定格在简陋的陶坊中,把那些调制好的陶泥魔术般地变成紫陶艺术品。他的紫陶店面也不像有些纯粹的商人似的开得多大、多气派,相反面积仅近百平米,因为他追求的不是利益的最大化,而是艺术的完美。尤其在“传统四样瓶”(蒜头瓶、直口瓶、博古瓶、美女瓶)的制作技艺上,更是高人一筹,可以说是犹如见到了其师向福功之真章。基于此,他的陶品亦深受省内外顾客欢迎,愁的不是销路,而是忙不赢和做不出。有位山东顾客到他的陶坊参观后,立时被其精湛的制陶技艺所折服,又为他精美的紫陶作品所深深吸引,在选购了一把茶壶《合欢如意壶》之后,欣然挥毫写下“神壶”两个大字,以示对他的敬仰。

马成林

马成林,彝族,1954年生,1974年进入云南省建水县工艺术美术陶厂,1982年考入读福建省工艺美术学校读书。中国工业设计学会会员。云南省红河州民族民间优秀美术艺人,被云南省人事厅评定为紫陶造型设计高级工艺美术师。2006年被云南省人事厅聘为省工艺美术专业高级工艺美术师评审委员会委员。2007年起担任云南省工艺美术行业协会理事,现任副会长;2011年起被选为云南省紫陶研究会第一届理事会专家委员会主任。

代表作品:《彝族图腾花插》《建水紫陶-陶乐器》《美术陶瓷〈藏族瓶〉》

艺术介绍:马成林自幼酷爱民间美术,对陶艺创作有着极大的热情。曾跟随建水著名陶艺民家向福功学艺,得到工艺美术陶瓷专家、清华大学杨大申教授指导。至今从事建水紫陶37年,精通并能独立完成陶器作品的设计、制泥、拉坯、书画装饰、填刻、烧制到打磨的整个过程。1979年受云南省政府委托,设计并以云南四大名花(玉兰、报春、山茶、兰花)为装饰题材的四只紫陶大花缸,成列于人民大会堂云南厅。90年代起创作了大型公共陶艺作品,有浮雕、立雕……如云南省绿春民族广场的哈尼民族墙,云南省建水步行街仿古灯托、灯罩,云南建水文庙棂星门仿“青花盘龙缸”等。2004年成立云南省建水紫陶成林工作室,集教学、研究、开发新产品,培养人才于一体。创作出哈尼(哈尼族)壶、彝族酒器、仿青铜宝塔等自成风格,造型独特,装饰新颖,极具民族特性,吸收了古滇国文化与云南少数民族民间文化经典作品。

艺术成绩:其所创作的作品,多次荣获省级、国家级奖项:“仿青铜台灯”被征为工艺美术珍品,收藏于中国工艺美术馆;《陶花瓶》获全国民族民间小型旅游商品展销会铜奖;《彝族图腾花插》获全国民族民间工艺美术展示会金奖;“古陶埙”获第二届北京国际博览会银奖;《建水紫陶-陶乐器》荣获云南省工艺美术第三届“工美杯”铜奖;《美术陶瓷〈藏族瓶〉》获得2010“天工艺苑·百花杯”中国工艺美术精品奖银奖……

毛嘉和

毛耀宏

田家祥

刘国全

沈正春

范成雄

田波

蒋家才

余丽芬

金麟

杨春丽

云南省工艺美术大师:毛嘉和、毛耀宏、田家祥、刘国全、沈正春、范成雄、田波、蒋家才、余丽芬、金麟、杨春丽;

李卫忠

马行云

刘也涵

肖春魁

周连和

云南省陶瓷工艺大师:李卫忠、马行云、刘也涵、肖春馗、周连和;

谢恒

陈学

田静

王天龙

邹科

朱玄峰

向进兴

少石

廖建忠

李鑫(三金)

李俊

谢恒、陈学、田静、杨镇、王天龙、邹科、朱玄峰、向进兴、少石、廖建忠、李鑫、李俊、苟霖章、王志伟、潘娟、李勇、向炳成、王家明、何锦、徐长文、孔凡庚、泛舟、杜俊楠、赵沐之、何眠人、李正龙、徐建伟、李由页、郭祥、彭灿卿等。

这仅代表阁主本人第一时间大脑中浮现,罗列出的50位大师,并不代表紫陶大师排名!排名不分先后!

The End

发布于:2022-07-11,除非注明,否则均为送茶叶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